水墨

文渣一个,请各位多多指教!希望能。。能跟我做朋友!(跪)(๑´ㅂ`๑)

【霍齐】 雨,一直下着

★这里水墨!

★虐向注意✔

★霍齐向,ooc有

★正文暂时不更,因为我要出门旅游~

★注:有一方死亡✔

★爱你们哦ε==(づ′▽`)づ

★以上ok?ok的话↓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我是霍齐的分割线~

20:00

“嗯?都这个点了齐乐天到底去哪里了?怎么现在还不回来!打电话也不接,现在外面还下着雨呢!”霍星一脸担忧的看着窗外,早在三个多小时前,齐乐天跟霍星说有事要出去一下,结果到了八点还没有回来,霍星很担心他。

21:00

“不行,我得出去找一找!”霍星终于等不下去,打算出门寻找齐乐天,窗外的雨依然下着,好像永远不会停。。霍星撑了一把伞,在街上漫无目的的寻找着,他去了许多齐乐天可能回去的地方,像是游戏厅啦,果汁店啦,冰淇淋店之类的,可都没有那个橙色的影子,所以他在想齐乐天会不会回到陈家明家里去了,便前往陈家明家。

22:35

终于抵达了陈家明家,由于是下雨天,所以行动起来不方便,霍星敲了敲陈家明的家门,没过一会,门边打开了,对于霍星的到来,陈家明似乎有一些惊讶,还没等到他开口,霍星抢先一步,“陈侦探你好,请问齐乐天有来过您这吗?”,对于霍星提出的这个问题,陈家明惊了惊,但随后有是一脸悲伤的回答他,“你在,说什么啊?霍星侦探,乐天他。。乐天他”
“他早在三年前去世了啊。”
霍星没有想到陈侦探会正么说,他有些生气,齐乐天几个小时前还在跟我水说话呢,怎么可能死了吗!还是在三年前!?霍星转身离去,早知道就不要来这里了。
身后的陈家明揉了揉眼睛,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一个橙色的男孩飘在霍星的身边,对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随后消失不见,他并没有多想,以为自己只是看错了,便上关门会到了家。

00:00

“齐乐天你到底在哪里啊?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到时候我一定要好好骂骂你!竟敢正么晚不回家!”霍星继续撑着一把橙色的伞,在街上漫无目的的寻找着,他背后的少年张开了白色的双翼,以温柔的目光注视着霍星,他开心的笑着,笑的是那样的灿烂,霍星以前最喜欢他这样笑了,可是现在霍星看不到了。。。
【霍星啊,我最喜欢你了哦!】
【放心吧,我会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反正你是机器人,会活好久~好久的】
【我爱你哦!霍星】

雨,还在不停的下,什么时候会停呢?我也不知道,也许永远也不会停了吧?

End.1 不会停止的雨
                                                       

【阿松】一场名为“后悔”的游戏

●哈喽!你们好,这里是拖更了一万年的水墨!

●空松中心,重度ooc写手,be,一篇刀子,不适者出门左拐,谢谢

●大家的点梗可能要延期了,毕竟这篇可能是我五月和六月的最后一篇了(对不起)

●至于原因 你们可以问问我堆积如山的物理,英语和语文卷。

●以上ok?ok的话↓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不知道我在哪里,周围一片漆黑,“我是死了吗?”,为了保护兄弟而被无视信号灯的卡车撞倒在地的事还依稀记得很清楚,“嗯?那是什么?”,在一定的视线里出现了一点点的白光,那白光下好像还站着一个人,“是谁呢?”,我跑过去,凑近一看,那是一个白色的流着泪的小人,身上微微泛着光点,它转过头看着我,漆黑的眼窝里仿佛充满整个宇宙,它张开嘴微微对我说“你。。。。真。。悔。。吗?。。。。做。。。。。易”,“嗯?你说什么?”,我没听见它在说什么,突然眼前一片模糊,我醒了郭凯,是在家里的沙发上,看了看周围,还是没变嘛。。“那是我的遗像啊。。突然就正么死了,还是有点**,等等,**是什么?算了,这些都不重要了”,我离开沙发,向二楼走去,看见我重要的兄弟们一一待在房间的角落里哭泣着,“拜托,别为我伤心啊。。我不想看见你们哭啊,这个世界上只不过是少了一个人渣而已,没必要那么伤心”,我走过去,一一摸了摸他们的头,给他们唱了摇篮曲,虽然他们感觉不到,等到他们哭累了,就都睡了,我给他们盖好了被子,便离开了家。去看看大家吧?

    走出家门,来到大街上,“呜哇,好冷啊,鬼魂还会感觉到冷吗?哈哈”,来到公园里,“今天的公园好冷清啊,Mr.flag也不在啊,算了,去找豆丁太吧”,离开了公园,来到了豆丁太的店门口,“嗯!豆丁太的手艺还是没变,光是闻闻就流口水啊!生意也变的很好了呢!如果还有机会的话,真的还想吃吃豆丁太的关东煮呢!”,不过真可惜,没机会了呢。。。
继续走,一路上看见了许多认识的人,大裤衩博士,哒优,豆豆子,还有嫌味,好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了呢,还想。。再多多和你们聊天啊。

    最后一站,也是第一站,我的家,我回到了家,躺回了沙发上,进入了梦里,又回到了那个漆黑的地方,还是那个白色的流着泪的小人,这一次,我听清的它说的话,“你已经想好了?真的不后悔?和我做这样的交易?”,“是啊,毕竟我还有许多事没完成呢?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去呢?”,“可你还是犯规了,这已经是第1258次了,你都不觉得腻吗?”那个小人不屑的对我说,我笑了笑,“哎呀,没办法啦~我忍不住嘛”,“算了,看你陪我玩了正么久,这次就算你赢吧!”,“谢谢你啊,那我可走了?”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并没有看见那白色小人的笑容。

    睁开眼睛,熟悉的地方,“嗯?楼上有什么下来了”,他们看见我很激动的冲上来抱住我,哭着说着“对不起之类的话”,我愣了一下,轻轻推开了他们,



























“你们,是谁啊?”
       

选择(结局一)

*终于更新了

*这是结局一

* @夏雪 ☜这个人选的保留

*ooc啊。。

*新人水墨,请多指教~(笑)

*文笔渣到爆注意

可以的话往下拉↓


*你选择了保留

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要保留它?

不要

那种痛苦的数据我不想保留下来!

凭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他们开心的来源是我的痛苦!

没有一个人。。。没有

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了解我的痛苦。。

想死的心情打从一开始就有了啊。。。

我累了

好累

又累

又痛苦

啊。。

新的衣服。。

又弄脏了。。

绷带也不够了啊。。。

刀也坏了

死吗?

微笑的面具彻底碎裂了,滑稽的表演终于落幕了,丑陋的面目逐渐浮现出来。。

没关系,没关系的

既然你不愿意删除的话

那就只好









我来帮你了啊~



(会写结局二的,就是不知道是几年之后的事了,呵呵)






选择

现在摆在你眼前的,只有两个选项

一是删除

二是保留

选择一的话,关于他的所有数据会被彻底强制删除

虽然他是正么也是正么想的

但是你觉得这并不公平,对他并不公平

选择二的话,关于他的一切数据都会被保存下来
但是永远不可以删除

他表示拒绝保留

你表示不想让他回去,回到那个对他暴力相对,冷漠并忽视他的地方

你表示十分犹豫

并想杀了这个二货作者出这种题目

所以

你到底会选择那个呢?

来吧

告诉我!

你们的

选择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请在评论区留下你们的选择,我会写分分支的
空松的命运完完全全的取决于你们的选择哦~
,-)

第二章预告

够了!

停止你这恶心的伪装吧!

总是自以为是,天天说着让人恶心的痛话!穿着让人讨厌的衣服!

你知道吗,今天面试的那个人就因为知道我有你这样的哥哥!果断就不录取了!

就是因为你!

你还是不要出生好了,松野家只要有五胞胎就够了。



唉?

是吗。。
★★
抱歉啊。。轻松。。我的存在。真的很抱歉啊。。。
★★★
是我的错。。。吗?

★ 如果能早点对你说出对不起就好了

★ 可是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

★ 每次想说的时候,喉咙就像被掐住一样说不出口

★ 我没有资格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

★ 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先发个预告o(≧v≦)o

●这章我会主要围绕轻松线来讲的,大概。。会虐?【你每一篇都是虐的好不好!】

●你们要相信我,即使前面会虐,但最后的长兄组会给你们带来糖吃的!

●大概我明天会发【怀疑→_→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天天都被撒刀。。咳咳,撒糖吃o(≧v≦)o

悲哀的知更鸟 第一章:无可挽回的温柔

● 新坑!新坑!

● 这次的主题是知更鸟哦!

● 可怜的kara被兄弟们冷落伤害,又被『』【】所囚禁!

● 这是第一篇,可能内容会有人看不懂,看不懂的话,请在评论区留言,我会仔细阅读,尽量在下一章解决

●allkara向,cp不定,有评论区第一位评论者决定!

● 空松事变注意!前面会狠狠的虐一把五兄弟,放心,后面我会甜回来的(๑´ㅂ`๑)

●伏笔多,会有无厘头的剧情,二周目我会改的!

●以上ok?ok的话请往下拉↓








﹉﹉﹉﹉﹉﹉﹉﹉﹉﹉﹉﹉﹉﹉﹉﹉﹉﹉﹉﹉﹉﹉﹉﹉﹉﹉﹉﹉﹉﹉﹉﹉﹉﹉﹉﹉﹉﹉﹉﹉﹉﹉﹉﹉﹉﹉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

是谁取走了它的心?

是谁在为它歌唱?

是谁将它的尸体埋到树下?

是谁见证了它的死亡?

我很没用吗?

我为什么要出生呢?

我存在的目的是什么?

我为什么还活着呢?

『。。。没用』

『因为这样兄弟们就可以以欺负你的理由来找乐子啊!』

『是为了让兄弟高兴吧!』

『是因为系统设定呢!』

系统。。设定?

『对的哟!你们六胞胎从一开始就已经被设定好了,大哥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渣,三哥是一个自我意识过高的暴君,四弟是一个阴暗自我嫌弃的暗松,五弟是一个快乐活泼好动的孩子,末子是一个爱耍小聪明的冷血生物,而你,是一个自恋温柔不被人所重视的可怜人,这些都是一开始定好了的』

。。。是吗。。。原来。。原来我一开始就是不再被爱着的人了啊。。。

【。。。不是的哦!】

【空松是一个很温柔的孩子呢!我和『』都很喜欢你哦!】

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啊!我们好不容易让你脱离了肮脏的世界,来到这里,所以,空松就别回去了嘛!】

唉!?可是brothers他们。。。

『他们才不是你的兄弟呢!兄弟的话会无视你?会朝你扔东西?会不去救你?会让你遭遇车祸?』

【我可怜的知更鸟啊,和我们一起待在这里吧】

【永远。。。永远。。。的待在这里】

“喂!喂!空松你醒醒!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们不好,不该那样对你的!”

“空松哥哥,别睡了!求求你,起来啊!”

“医生,空松他怎么样了!”

“很抱歉,患者的伤势我们暂且稳定下来了,但是,他现在处于重度昏迷的状态,如果一个月内,不醒的话。。。”

“臭松。。会怎能样?”

“请做好患者变成植物人或死亡的准备”

“!!!为什么。。会这样。。”

“空松哥哥快醒来!我们还要再一起唱歌呢!”

“空松。。哥哥我错了。。求你快醒过来吧!”

“空松哥哥。。我不会再拿你出气了。。对不起。。不会再无视你了!”

“臭松。。别那么快死啊!要是你死了。。谁还能再对我说出鼓励我的话啊!”

“空松哥哥,别睡了,我们。。我们再一起去钓鱼吧?好不好?空松哥哥。空松哥哥!”

好像。。谁在说话?


是狸猫杀死了知更鸟

是狗在为它歌唱

是山羊将它的尸体埋到树下

是猫取走了它的心

是兔子见证了它的死亡

那么。。。。又是谁。。将“它”带离了可悲黑暗的世界呢?